视频  专题片

 

宜兴教授网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全文检索:

 

窑身一变

19-10-09 10:22 

来源:

浏览(140

  龙窑的窑火,对于土生土长的丁蜀人,是再熟悉不过的。上世纪50年代,丁蜀地区的古龙窑约有70多座。入夜,一些龙窑“落山”前,高耸的窑梢头,时不时喷薄而出熊熊的火焰,蔚为壮观。或许,宜兴是陶都、陶业在丁蜀一说也源于此。

  龙窑在宜兴陶业发展史上,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俗话说,原料是基础,成型是重点,烧成是关键。因此,龙窑作为最重要的生产设备,一窑产品就是最终价值。而它从生产方式到燃料结构的改革,直至退出陶业历史舞台,则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20多年间。之后,随着窑炉及燃料的变革,实现了窑身一变的时代跨越。

  1958年4月,我初中毕业后的第二年,就进生产日用陶大缸的大新陶器厂当学徒,工种是烧龙窑,上窑只需脚穿山袜和草鞋,拎一把木柄铁火叉作工具。当炉房烟煤预热升温达到1200多摄氏度时,几十米长、几十对龙窑窑背鳞眼洞的柴烧即由烧窑师傅接手操作,全凭肉眼看火掌控窑温,包括预热,整个烧成时间长约3个昼夜。那时,仅一座龙窑消耗的松枝、木柴就十分可观,中、小龙窑约需200来担,大窑起码要300多担,冬季更多。大新陶器厂有8座龙窑,年消耗量十分惊人,全陶瓷系统有60多座龙窑在烧,本地山林远远不够采伐,为解决燃料与龙窑实际需求的缺口,陶瓷公司供销科有几十人的庞大队伍,分赴安徽广德、浙江长兴等地山区采购,按计划分配到各龙窑厂家。

  当年“五一”一过,原轻工业部在丁蜀召开全国龙窑改革现场会,重点是柴烧改煤烧的议题。大新陶器厂作为试点单位之一,土法上马,将烟煤粉碎成煤粉,用白铁皮敲打成方斗式漏斗状,架在鼓风机口前,对着鳞眼洞,方斗中不断加入煤粉,电源一开,煤粉被吹进窑内瞬间燃烧。当时的《丁蜀镇报》还在头版头条发了《千年龙窑胃口改,昔食松柴今食煤》的消息。然而,几窑试验下来并不尽如人意,烟煤杂质多,高温时大缸釉面远不如柴烧金黄光亮,卖相差,质量过不了关。另外,窑底堆积的煤渣足有30厘米高,造成通风不畅,清理费时费工。于是,此后不久,又恢复了柴烧,这次的窑身一变又回到了原点。

  转眼到了1965年,宜兴陶瓷公司行政上隶属当时的省轻化工业厅管理。当年,均陶工艺厂前身的龙窑单位宜兴西庄陶业生产合作社,由当时的省轻化工业厅、南京化工学院、宜兴陶瓷研究所联合设计的一条85米的煤烧隧道窑投入运行,由于是连续化生产、隧道窑产量大、能耗省、质量稳定,余热利用到成型坯件干燥,对所有龙窑厂家都是一个深刻的启示,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窑身一变。之后的数年间,丁蜀10多家日用陶单位陆续上马隧道窑,龙窑逐渐淡出陶业历史舞台。其间,燃料还将煤改为重油喷雾,一直延续到90年代末。

  燃料是窑炉的“血脉”,也是大气污染的重要源头之一,从千年龙窑的柴烧、隧道窑煤烧、重油烧,产生的烟尘等有害物质,很难彻底根除。进入新世纪,西气东输落地宜兴,工业陶、日用陶、建筑园林陶、艺术陶等众多企业的窑炉,如隧道窑、辊道窑、多孔推板窑、梭式窑等,都从煤或重油改为天然气烧成,进行了新一轮的燃料变革,而且,窑炉的温度、气氛、时间都用电脑数字化控制,排放零污染。2018年,宜兴产区63家规模以上陶瓷企业实现销售63.5亿元,实现出口1.05亿美元,173家工业陶企业实现应税销售59.2亿元,出口创汇近8000万美元。今年,陶瓷企业发展稳中有进,从长远的角度看,这与燃料改革、窑炉变身、产品创新密不可分,释放的潜能不可小觑。

  抚今思昔,70年窑炉变革春华秋实。跨越千年的古龙窑窑火早就远去,为了不让记忆忘却,目前丁蜀镇仅存有前进窑、建于明代的前墅窑两座古龙窑,供世人参观和研究。(崔听槐)

0
 【打印】    【收藏】    【推荐】    【关闭】
视频新闻
 
社会新闻
 
     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